「下一個詹姆斯」卻到中國打NBL 探花郎如何達到另一個境界?

野豬騎士 2019/08/20 檢舉

「下一個詹姆斯」卻到中國打NBL 探花郎如何達到另一個境界?

梅奧接受採訪

 

 

 

三年前,放下 NBA 打來的那通電話,O.J.梅奧沒有哭。

他本來有足夠的理由放聲大哭。過去的一個賽季,梅奧場均僅能得到 7.8 分,兩分球和三分球命中率都創下生涯新低。三月,他在家裡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腳踝骨折,賽季報銷。對於職業生涯前途未蔔的他來說,那通電話,無異於致命一擊。

母親阿利莎第一時間接到了兒子的電話。那個被梅奧視作「世界上最偉大的人」,此刻異常平靜。」該來的總會來的,」母親這樣說,」你還要過餘下的人生,必須做點準備了。「

「我違反了 NBA 的藥物規定。」阿利莎記得電話那頭,兒子低沉的聲音。「7 月 1 號,NBA 將會宣佈對我禁賽處罰。兩年。」

與當今 NBA 陽光、正面的形象不同,上世紀七十年代的聯盟,曾經飽受[毒·品]困擾。球員訓練時毒癮發作昏迷、為了躲避毒販追殺跳樓逃生、夜晚毒駕撞上電線杆喪命……現在看來無比荒誕的事例,在當時卻數見不鮮。「聯盟球員涉毒比例高達 75%。」這是時任老鷹隊總經理斯坦-卡斯滕的估算。

[毒·品]、暴力交織的結果,便是跌落至谷底的比賽收視率。迫于轉播商 CBS 的壓力,1980 年的 NBA 總決賽罕見地進行了「背靠背」比賽,「最關鍵的第六戰乾脆沒有直播。」NBA 中國 CEO 張墀駒曾痛心地回憶到。那是屬於 NBA 的至暗時刻。

四年之後,前 NBA 主席大衛-斯特恩走馬上任,隨即開始禁毒運動。他頒佈了職業體育界的第一份反[毒·品]條例。兩年後,約翰-德魯成為第一個因違反藥物規定,被 NBA 終身禁賽的球員。接下來的九年時間裡,又有七人被禁賽。

 

梅奧曾為雄鹿效力

 

這一次,輪到了梅奧。他承認自己吸食大麻,同時濫用違禁藥物。

對於梅奧的好友比爾-沃克來說,那通電話,意味著兒時摯友的失聯,「我和他有陣子沒聯繫了。」他們從小一起玩到大,又在高中籃球隊並肩作戰。沃克把梅奧視作自己打籃球的原因。「他足夠成熟,知道怎樣才能重回正軌。他天賦異稟,有決心、也有毅力重回巔峰。」沃克說。「我知道他有技術、有天賦、有熱愛、也有決心回到 NBA。我相信他可以。」

但梅奧知道,想要在短時間內贏回信任,確實難比登天。高中時期,警察便曾在梅奧和朋友們的車裡發現大麻。2011 年,梅奧被檢測出 DHEA(脫氫表雄酮,一種 NBA 違禁藥物)陽性,隨即遭到 10 場禁賽。「我不知道那裡面有有害物質,讓我遭遇禁賽,」這是梅奧當時的辯解。「又不像是我去 GNC 買了點兒‘肌肉盔甲’營養粉,或是在網上訂了什麼補品。就是當地的加油站害了我。」

禁賽兩年。對於球員平均生涯只有 4.8 年的 NBA 意味著什麼,梅奧最清楚不過。7 月 1 日,自由市場正式開啟,但對於梅奧來說,這意味著 NBA 大門的暫時關閉。

「我知道,從此之後,自己的人生和職業生涯將會有所改變。」回憶起三年前的那通電話,梅奧對騰訊體育說。

改變已經發生了。腳下的土地是湖南省長沙市,身上的T恤多了俱樂部的隊徽。「我是 O.J.梅奧,NBL 湖南勇勝俱樂部球員。」這是他的全新開場白。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