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丈夫不在了,她仍苦等77年,如今終於找到!93歲拖病體來台「見他一面」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5/24 檢舉

她說:「飛機來了我都沒躲,我是萬念俱恢」

在淚眼婆娑中,又過了兩年的光景。1946年,內戰爆發,張淑英的媽媽和弟弟勸她去台灣,而她選擇了留在了重慶,這裡是鐘崇鑫的故鄉,她要找到丈夫的靈位,她想要搞清楚他是怎麼戰死沙場。

亂世之中,她遇見了第二任丈夫,李自清。她不想嫁人,可是在兵荒馬亂的日子裡,對他縱有萬般愛意,卻對自己無能為力。

他們養育了兩兒一女,為了家庭,張淑英將整段故事塵封了起來。從此,不敢忘記過去,更不敢提起。

多少個輾轉難眠的夜裡,往事飄零在風雨裡。

「我不想再嫁,我覺得這輩子很對不起他」

40多年又過去了,1987年,是張淑英丈夫李自清去世的第四年,最小的孩子也在今年成家立業。

終於,那塵封的思念與不捨,才可以慢慢提起。

在生命的最後一段路程裡,忘不了他,放不下他,還想知道一切關於他。

1987年8月,張淑英的小兒子在重慶文史館找到了關於鐘崇鑫的消息,在《江蘇文史選輯第十輯》裡記載著當年淞滬會戰的情形,身為國民黨第87師259旅參謀主任,鐘崇鑫戰鬥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

聽到消息的瞬間,張淑英的心情很複雜。英勇戰死沙場,是啊,這才是她深愛的將軍,她的英雄。

只是他的靈位又在哪裡呢?

為此張淑英整整找尋了20多年。

終於,在重慶關愛老兵協會的幫助下,她找到了鐘崇鑫的靈位,在臺北忠烈祠。

她93歲了,醫生說她的身體狀況已經不能承受這樣的長途飛行,舟車勞頓。可她守候了這一生,就是為了這一眼啊。

張淑英執意前往忠烈祠,在那裡,她見到了鐘崇鑫的靈位。

在她看到他名字那一刻,她泣不成聲。你說要我等你,你說你會回來,你這個騙子。

一生的潦倒困頓,她從未流淚痛訴,除了因為他。

張淑英說,「我這輩子只哭過三次,上輩子欠他的,都是為他哭的。」

新婚燕爾送他上前線,7年後得知他離世,那是她第一次哭泣。

70年後拿著與他的合照,那是她記事以來第二次流淚。

93歲時,在來到你靈前,第三次泣不成聲。

重逢這一刻,是我們陰陽相隔的一生。

70多年了,我已經不再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已經垂垂老矣的我,終於找到了你,你還認識我嗎,還記得我嗎?

原來你說你要回來,我用了一生的時間將你深藏於心。

今生等不到了,唯願來生太平盛世,你無刀劍加身,我不用再體會遺世孤獨,那時,我們再一起走下去,好嗎?

【白櫻結語】

從老太太說她一生只哭三次,就可以知道她是一個很堅強的女人,所以也才會有那麼強的執念。

但站在前夫的角度想,他肯定不願自己心愛的女人這樣過日子,因為愛就是希望對方過得好。

他還在生時,就已經要太太另嫁他人,更別說走了以後,他若有知,定是非常心痛。

如果你愛的人遠去了,請好好過生活,這才是回報他最好的方式,他深愛著妳,定會希望妳好。

可老太太過得那麼苦,她的生活應不會太辛苦,但心裡一直有一個結。

有些讀者在文章下方留言批她再嫁不忠貞,白櫻想說你錯了,這才是正確的。

生活總是要過下去,這也才是前夫所希望看到的,老太太根本不用覺得對不起他,她不也是無可奈何嗎?

除非她能像鍾楚紅那樣,內心充滿了愛,不用再向外找尋,一輩子用過去的愛溫暖自己。

無論如何過得好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在那個年代女人無法靠自己存活也不奇怪,她找一個依靠為何要苛責她?

對於受苦的人請多一點寬容,就像小燈泡事件後,一堆人在批評她媽媽,白櫻看了真的很不懂。

台灣不是以溫暖熱情聞名的嗎?為何要苛責一個母親,而且是遭遇過這麼大事件的母親。

就因為她的表現不如酸民的預期,有人規定悲傷的表現方式嗎?像影星夏夢,她一生也從不哭泣。

但不哭不代表她不難過,就算不難過,她也沒對不起誰,更何況小燈泡媽媽是強忍著淚水,堅強面對媒體。

我們該讚揚她的心理承受力,覺得她擁有強大健壯的心靈,很值得敬佩,怎麼會是批評她冷血?

她為孩子付出的,不比其他母親少,而且非常用心,白櫻支持她,與政治無關。

單就當天她受訪被批的事情討論,日本也有一個失去妻兒的丈夫,努力了很久,才讓犯人伏法。

不久後,他又娶妻生子,也是被一堆人罵,他們究竟是怎麼了?

如果今天事情落在他們頭上,他們會希望被別人期待孤獨終老嗎?人總要走下去。

他們對遠去之人的愛永遠不變,只是生活是生活,這是最現實的。

悲傷的人就沒有重啟人生的權利嗎?在指責老太太再嫁之前,希望大家能多思考!

來源:www.funny.orgs.press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