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死亡率最高的極限運動是什麼?

高手 2019/08/14 檢舉

夏天對於歐洲的阿爾卑斯山脈來說是一個「死亡季節」,因為這裡每年都會吸引上百名低空跳傘(BASE Jumping)的運動愛好者前來享受極速墜落帶來的刺激,然而在盡情釋放腎上腺素的同時,總有不幸的冒險者在挑戰極限的征途上搭上性命。

運動都是存在風險的,但即便是死亡似乎也不能減少年輕人對極限運動的熱愛,但血淋淋的數字又不得不讓人重新思考,極限運動與死亡之間的距離到底多遠?

挑戰死亡的自由落體——低空跳傘

低空跳傘的英文名叫做「BASE Jumping」,是指一種從固定高處跳下的極限運動。之所以被稱作「低空」是因為相對飛機跳傘,起跳地點通常都比較低,主要有高樓(building)、天線塔(antenna)、大橋(bridge)和懸崖(earth)(這四個詞的首字母縮即是「BASE」)。

低空跳傘中,一些跳傘者喜歡穿著腳部以及手臂下方連接著「翅膜」的翼裝,穿上後,飛行者在自由落體時先拉開「飛翼」進行滑翔,降落到一定高度後再打開降落傘著陸,這種運動又被稱作「低空翼裝跳傘(Wingsuit BASE Jumping,簡稱WiSBASE)」。

低空翼裝跳傘。 東方IC 資料圖

很多人認為低空跳傘會更安全,其實恰恰相反,它比高空跳傘的危險性更高。因為高度的限制,低空跳傘打開傘包的時間只有5秒鐘,這樣就導致飛行者很難在空中調整姿勢和動作。此外,高空跳傘運動員一般身上會有兩副傘,即主傘和備份傘,但低空跳傘只有一副,也就是說開傘時只能一次成功。如果再加上翼裝的情況,飛行者選擇在低空的情況再滑行一段時間,無疑更壓縮了打開傘的時間,因此低空翼裝跳傘被稱為世界上「最致命」的極限運動。

《國家地理雜誌》在2016年發表過一篇文章,叫做「為何會有那麼多低空跳傘者死亡?」。其中介紹了一名叫做Armin Schmieder的28歲義大利男性在Facebook上直播了自己在瑞士阿爾卑斯山脈上進行低空翼裝跳傘的過程,起飛時Armin笑著對著鏡頭說:「今天,你們跟我一起飛!」 但萬萬沒有想到,短短的幾秒鐘過後,視頻裡傳來了驚恐的尖叫聲和一連串刺耳而又混亂的撞擊聲。

2015年5月16日,曾創造低空翼裝跳傘世界紀錄的迪恩·波特和格雷厄姆·亨特從可以俯瞰約塞米蒂穀(Yosemite Valley)的塔夫脫點(Taft Point)跳下,雖然他們之前已經嘗試過了很多次,但這一次兩人都不幸地在滑翔過程中撞到了崖壁,並且在撞擊前都未能來得及打開降落傘。這也是自2014年1月以來美國國家公園第五次因跳傘導致的死亡。

2019年7月14日,一群極限運動愛好者在古埃及金字塔完成了一次翼裝飛行炫酷挑戰。東方IC 圖

據說由於海拔較低,低空翼裝跳傘的死亡率和傷害率比飛機高空跳傘高出43倍。僅在2016年,就有31人死亡,其中23起發生在夏天(6起發生在6月,2起發生7月,15起發生在8月)。

一個叫做「Blinc Magazine」的低空跳傘愛好者論壇在對「新人」的提示版裡寫著,「如果你是第一次來這裡,請瞭解低空跳傘是一項危險的運動」,並在提示版下方附上了一份「死亡名單(The BASE Fatality List )」。名單上,從1981至2019年,記錄了373名因低空跳傘遇難的死者名字。最近一次發生在2019年8月7日,一名29歲的西班牙籍男性從55米高的水泥廠煙囪上跳下,由於韁繩在腿部纏繞,最後直接撞擊在了地面,當場死亡。在一旁幫他拍攝vlog的朋友目睹了整個災難性的過程。

驚濤駭浪中的恐怖遊戲——巨浪衝浪

在夏日,海邊衝浪是許多年輕人最喜愛的運動之一。2018年,小有名氣的美國巨浪衝浪高手Adam Francis D'Esposito不幸在墨西哥衝浪時溺亡。他的家人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因為Adam是一個游泳高手,2012年他曾在著名的大溪地衝浪時,憑藉出色的水性躲過了鯊魚的攻擊。

巨浪衝浪(Big wave surfing),顧名思義「飆網者要征服的不是普通的浪花,是高達10米甚至20米以上的巨浪」。2018年11月8日,38歲的巴西衝浪高手羅德里戈在葡萄牙中部城鎮納紮雷征服了24.38米高的巨浪,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紀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www.toutiao.com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